央廣網廣州4月2日消息(記者莊勝春 劉玉蕾 李強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最近,華南地區雨水連連。每到暴雨降臨的時候,城市管理都會面臨一場大考。這一次,“是否停課”成為一道看起來容易、卻不乏含金量的考題。廣州市,就成了那個答題出了點問題的考生。
  3月31號清晨,廣州發佈暴雨黃色預警,愁壞了早高峰里的學生和家長們。有家長抱怨:這樣的天兒,為什麼還讓中小學生上學?更讓他們想不通的是,同在廣州,南沙和花都區的孩子卻不用上課。而同屬廣東省的深圳、東莞、順德等地,也紛紛發出了停課通知。
  同樣的一場大雨,有的家長不知如何是好,有的家長卻穩坐釣魚台,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?有關各方如何回應,個中爭議又是誰對誰錯呢?
  31號一大早,廣州越秀區市民胡女士帶著剛上小學一年級的孩子,冒著大雨,出發去上學。
  胡女士:那天我們就給孩子全副武裝了,給他穿的雨衣、雨鞋,到了學校門口再給他換球鞋。
  但是,同在廣州,南沙和花都等區卻發佈了通知:轄區內小學、幼兒園停課半天。家住南沙區的陳先生接到通知後,把孩子接回了家。
  陳先生:7點半左右開始下雨,所以他到了以後才下雨,大概8點多鐘,雨越來越大了,學校就通知家長來接他們,當然挺好的,從人身安全的角度去關心孩子。
  質疑聲由此爆發:這麼大雨,要停課,為什麼不一起透嗟鬧室苫乖諍竺妗M詮愣�30號晚上,深圳發出暴雨紅色預警,31號清晨,深圳市氣象局發佈官方微博:
  “全市暴雨紅色預警高掛,很多童鞋還在問上不上學?天氣君明確告訴大家,今天不上學!”
  一條俏皮的微博、送出一顆定心丸。其實,早在2012年,深圳市氣象局、教育局就已就此問題聯合發文,去年4月,深圳市政府審議通過的《深圳市颱風暴雨災害公眾防禦指引(試行)》方案進一步確定了相關原則。
  深圳氣象局工作人員魏曉琳:市氣象臺在全市任一區域發佈了颱風黃色、橙色、紅色和暴雨紅色這四個預警信號期間,全市中小學和幼兒園托兒所不分區域全部都要執行停課的指令,學生就可以自覺的就不用到校了。
  如此的不同,難免質疑層出,廣州有關部門也進行了相關的回應。我們來梳理一下。比如,問:為何同在廣州,停課動作不統一?
  廣州教育局官方微博就這樣答:各區具體天氣情況會有差異,3號晚9點已按氣象預警,通知雨量較大的區域按天氣實際情況,確定是否停課及範圍。花都區、南沙區和其他區域個別學校因周邊有水澇而停課。
  再問:為何深圳停課,廣州不�
  廣州市教育局局長屈哨兵接受媒體採訪時回答:按照《廣東省突發氣象災害預警信號發佈規定》,當氣象部門發佈“暴雨紅色預警信號”時,才建議“幼兒園、托兒所和中小學校應停課”。
  廣州市氣象臺專家回答說:廣州那天沒達紅色預警的停課要求,而且,是否真正停課,決定權在教育等相關部門。
  聽著非常複雜,停不停課到底誰說了算?
  廣東省政府應急辦相關負責人給媒體一個答覆,是這樣的:近期省政府應急辦、省氣象局將與省教育廳共商探索建立高級別預警信號自動停課機制。省政府應急辦去年也已向省相關立法機關申請,進行規範突發預警信息的地方性立法,有望在今年底通過實施。
  昨天,中央台記者劉玉蕾也就相關問題提問教育部:在遭遇類似情況的時候,中小學究竟該如何處理?
  昨晚6點,教育部給出回覆。回覆說,在有關部門發佈高級別預警信號時,如地方政府或教育行政部門對於中小學校是否停課有明確規定,中小學校應該嚴格執行。如地方政府或教育行政部門無明確規定,同時也沒有發佈是否停課的臨時通知,除學生可能面臨危險情況以外,中小學校一般不可自行決定停課。
  也就是說,停課標準是什麼,誰來最終拍板,目前在我國都是具體情況具體分析,有的地方比如說像深圳就比較統一、有的地方像廣州就比較寬泛。那麼,解決的出路到底在哪?又存在哪些爭議呢?
  爭議一:全市統一還是有所區分?30號晚上,香港也遭遇了200年一遇的暴雨。三個小時內,當地的暴雨預警從黃色升到紅色、再升到黑色,第二天,城市運行平穩。香港的極端天氣應急管理,比如應對颱風的“風球制度”統一且制度化。
  中央台駐香港記者杜煒:如果遇到暴雨紅色或者黑色警告或者颱風八號風球,教育部門會馬上發出指令,全港的中小學就要立刻停止上課。當警告發出時,香港市民第一時間通過電臺、電視臺以及天文臺的手機應用程序得知到警告的信息。
  也因與此,媒體上多見的吐槽是:一個城市,就應該一個做法;但是之前兩位學生家長,不管是孩子沒停課的胡女士、還是孩子停課的陳先生,都覺得沒有必要。
  胡女士:花都和南沙距離我們最近也是一個小時,天氣情況完全可能不同。
  有人可能擔心,這一天這個學校上課了,那個學校沒有上課,課程進度會落下。
  胡女士:測驗什麼的都是以區為單位,不是以市為單位,如果整個區統一,問題不大。
  陳先生:分片的這種方式比較好,但是通知一定要及時,政府間的協調和配合更加緊密一點。
  爭議二:集中發佈還是分別發佈?停不停課,究竟應該像香港、深圳一樣,氣象部門發出預警,大家依規照辦,還是像廣州一樣,由各區的行政部門說了算?廣州某學校負責人表示,學校若不能自行決定,經過層層請示傳送,通知延誤往往在所難免。陳先生也認為,香港、深圳的做法更合理。
  陳先生:本來老師就很辛苦,還要給家長一個個發短信,從社會管理角度,應該是規範性、制度化的防範機制。
  而在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王叢虎看來,統一行動並不一定就好。
  王叢虎:廣州實行行政權力下放。就這種情況來看,我們還真不能強求人家秩序上的統一。並不一定真正符合各個地方、各個部門的一些情況,那這個我覺得值得討論。
  爭議三:強制要求還是自主決定?面對不同的預警級別,制度化如香港,是達到級別、必須停課,廣州則是“建議”停課,由教育部門決定。那麼,如果最後的決定造成公共安全問題,誰來埋單?王叢虎認為,這就是在公共利益和社會效率間的權衡問題,應該進行強制要求。
  王叢虎:尊重人權社會的價值判斷。以這個為第一位,儘管可能是低效率的,但政府決策時應該選取的是尊重生命權。
  制度化的規定、總比沒頭蒼蠅要好;下放權力的同時、行政效力不能缺位。我們剛剛在之前的消息當中也提到,華南今天迎來強降雨,雨從今天早上5點已經開始下了,這一次,希望家長和學生們都不會不知所措。  (原標題:廣東遭受暴雨襲擊 停課標準不同引發爭議)
創作者介紹

雙人床包

mh42mhflc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